万达“抽离”AMC:当国际化旗舰遭遇破产风险

原标题:万达“抽离”AMC:当国际化旗舰遭遇破产风险 来源:21财经APP

留给万达的时间,不多了。

AMC对于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有着特殊意义,这家公司不仅见证了他走向高光时刻,也是登顶的重要推动力。眼下,AMC正在遭遇危机。

10月14日,据媒体报道,随着疫情导致观影者和电影公司无法前往影院观影和制作影片,AMC目前正在考虑一系列潜在办法以减轻自身债务,其中包括申请破产。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家世界最大影院连锁公司的债权人,已经进行了初步协商,商讨在该公司申请破产保护的情况下,为其提供融资。新的资金可使该公司在制定复苏计划的同时继续维持运营。

对此,AMC首席执行官亚当·阿伦(Adam Aron)回应,公司并没有考虑破产,而是在寻找可以筹集资金以度过这场流行病的方法。但破产风险犹存,破产可能是未来的选择,“但时间尚未到来,相反的报告完全不准确。”阿伦称。

最新公告显示,自从在美国恢复运营以来,AMC与去年同期相比,同一影院上座率下降了约85%。截至10月9日,AMC已在其美国598家影院中的494家恢复运营,座位容量有限,只有20-40%。该公司表示,按照目前的现金消耗率,到今年年底或2021年初,现有现金资源将基本消失。

半年报显示,当期,AMC营收9.60亿美元,同比下滑64.52%;净亏损27.38亿美元,同比剧降3287.99%。

AMC的业绩问题在去年就已存在。当时,其亏损1.49亿美元,可管理层信心十足,在2月的电话会中着重分享未来规划。但时局打乱了一切,随着海外疫情蔓延,院线进入冰点。近期,英国最大、全球第二大连锁影院运营商“电影世界”(Cineworld)宣布,从10月8日,暂停运营在英国和美国的影院。

对万达来说,如何应对AMC危机,成为纠结选择。时移势易,这家皇冠上的企业,越发像是鸡肋。在2018年,万达就已缩减在AMC持股,引入私募基金银湖,虽然依旧是第一大股东,但占股比持续下滑。旗舰级项目

万达入主AMC,是在2012年9月。那时,其以26亿美元收购AMC全部股权,震惊世界。

当时的万达春风得意。同年初,万达制定十年战略目标,决定实施跨国发展、成为世界一流跨国企业。年末,成立万达文化,注册资金达50亿元人民币,资产310亿元,当年收入208亿元。

对于收购AMC,王健林有着自己的规划。2012年,万达院线在中国大陆地区已有近千块银幕,百分之十几分额,“走出去”欲望强烈。但北美院线已经成熟,唯有并购一条路。“我们分析过,当时AMC有5个股东,包括摩根士丹利、黑石、凯雷等,但没有主人。结果是,股东们时刻想着把公司卖出去挣钱,对管理层要求是不得进行任何投资、改造,也不去并购。”王健林在2013年的演讲中对外透露。

万达全资收购后,改变了这一混乱治理结构。与AMC管理层签署长约,提高收入并把收入与激励挂钩,再加上新增投资。最终,AMC在2012年就实现盈利并在后续上市。

这成为万达国际化的高光时刻,也给了王健林后续大幅海外扩张信心。在2016和2017年,万达文化高级副总裁兼国际事业部首席执行官高群耀,两次被《好莱坞报道》评为“好莱坞最有权力的100人”。2018年,他被《综艺》(Variety)杂志评为“全球娱乐行业最具影响力商业领袖500人”。可见那时万达,在好莱坞之风光。

“万达在国内的标准化体系,对海外扩张非常有帮助。”高群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但在蜜月期,万达与AMC依旧有摩擦,这是跨国企业必须面对的阵痛,特别像万达这么一家强执行力文化企业。2015年,AMC时任首席执行官格里·洛佩兹(Gerry Lopez)提出辞职,理由之一,就是对万达文化不适应。万达有着“中国式流程”,董事长作报告,近千位年轻的总经理提前半小时到场,国外高管莫能外,候场,鼓掌。听完后还要谈心得体会。

关键一击在于2017年的万达资金链危机。由于中国多家银行抽贷,“万达去路”成为全球焦点。

“AMC是一家总部位于堪萨斯州Leawood的美国公司,由驻美国和欧洲的管理团队运营。”当时,亚当·阿伦在一份声明中说。力图对外证明,AMC对持股58%的万达并没有那么依赖。

随后,万达进入收缩期,出售了主题公园和酒店资产。2018年9月,AMC公告,银湖资本将购买6亿美元的AMC可转债。该公司将使用其中约4.21亿美元回购大约32%的万达B类股。

据财报,截至2020年6月30日,万达拥有AMC在外流通普通股的约49.63%,在外流通普通股合并投票权的74.72%。另据Wind依据最新公告统计,截至9月14日,万达在AMC持股比已降至33.67%。艰难选择

当下,AMC的选择更多是自救,包括继续降低成本、出售资产、债务和股权融资等。

“我们有900多个不同的影院租赁,并且已经就约75%的租赁达成了递延或减少租金的协议。每个协议都是唯一的。”AMC高管在近期的财报电话会中称。

万达似乎助力有限。一方面是其本身就处在收缩状态,另一头,万达海外体系并未形成类似于国内的生态。鉴于海外疫情蔓延程度,未来依旧不可控。

实际上,就算万达最为强势的国内院线,也在出血中。10月14日晚,万达电影发布的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前三季度预计亏损19.5—20.5亿元人民币。第三季度预计亏损3.8—4.8亿元。亏损环比收窄,这是建立在国内疫情基本控制的局面下。

万达电影在国内强势很大原因在于万达广场的好位置及低租金。2019年年报显示,万达商管集团与万达电影接受场地租赁服务费用为净票房收入的11%,而在北京的多家影院,这一比例达到30%-40%。此外,收购万达影视后,万达电影已经横贯产业上下游。

“万达电影在影院端最核心竞争力在于管理能力。”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茂军所谓管理能力背后,是基于万达“铁军文化”所诞生的体系,在院线系统衍生。

这些条件,AMC在海外很难复制。实质是万达对于AMC生态帮助有限,双方存在割裂。原本,王健林在海外也有着大规划,但种种原因,并未完整落地。

当万达处于扩张状态时,本身吸睛的电影产业,将成为其最好的广告。但当万达处于收缩状态,AMC实际助力就显得有限。况且,这家公司还面临如此大现金流问题。AMC自救,本身就已说明一定问题。

AMC的现金流问题还在加剧,留给万达的时间,不多了。

延伸阅读:

万达电影“走出”万达

“闯关者”高群耀:在比尔·盖茨、默多克、王健林之间

(作者:贺泓源,熊嘉艺 编辑:李清宇)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oandltrip.com/15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