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豫金刚石接盘方或曝光 兴银基金当白衣骑士?

记者 | 赵阳戈

豫金刚石(300064.SZ)近期的大涨和基本面格格不入,据异动公告显示,豫金刚石有着这样那样的风险,甚至公司正在被立案调查,俨然不具备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再融资的条件。然而就在这不和谐的氛围中,豫金刚石两个重量级股东共计超过3亿股的拍卖,却被唯一的神秘方竞买,虽账面浮盈可观,但风险也不算小,谁会参与这样的豪赌呢?

需要指出的是,这两场拍卖的唯一竞买方,很可能就是一家,而起背后站着的是由华福证券和国脉科技(002093.SZ)携手打造的兴银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下称兴银基金)。

竞买人的线索

北京天空鸿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天空鸿鼎),原是豫金刚石的股东,北京一中院于2020年1月18日裁定受理天空鸿鼎破产清算一案,并于2020年3月26日指定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担任天空鸿鼎管理人。

根据天空鸿鼎破产进程,天空鸿鼎持有的豫金刚石9195.4023万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7.63%),于2020年8月21日10时至2020年8月22日10时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公开拍卖。最终,该标的被竞买号为M8211的买家拍走,成交价2.01亿元,成本约2.1855元/股。

市场一番猜测之后,10月19日晚间豫金刚石透露了当时的情况。据悉,2020年8月22日,经由网络拍卖公开竞价程序,上海兴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兴瀚资管,代表兴瀚资管-兴开源8号单一客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约2.01亿元竞价成功,取得天空鸿鼎所持有的豫金刚石9195.4023万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7.63%)。2020年10月16日,这部分股份已完成了过户。

那么,新一轮的拍卖又如何呢?北京一中院于2020年4月24日裁定受理北京天证远洋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天证远洋)破产清算,并于2020年5月15日指定北京市普华律师事务所担任天证远洋管理人。据阿里拍卖官网显示,此番拍的是天证远洋所持有的豫金刚石22988.5057万股(占总股本19.07%),其同样被人用约9.68亿元的真金白银竞买,成本约4.2125元/股。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均是通过2016年年末那场定增入驻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权益变动书中的一句话,当提及未来十二个月计划时,兴瀚资管表示将参与天证远洋所持22988.5057万股的司法拍卖,除此之外无其它增持计划。从阿里拍卖官网可见,天证远洋的拍卖过程中,只有一家报名参与,两处线索直接指向了兴瀚资管,其极有可能是竞买天证远洋的买家。

遗憾的是,界面新闻记者拨打天眼查上兴瀚资管公布的公开电话核实,但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背后是华福证券和国脉科技

兴瀚资管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资料显示,兴瀚资管注册地上海,注册资本3亿元,法定代表人张贵云,兴银基金持股100%,主要开展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及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既服务于实体经济,又满足客户对财富管理的多元化需求。

兴瀚资管尚手握*ST康得(002450.SZ)8.31%的股份。兴瀚资管原是代表开源8号资管计划通过银行向天空鸿鼎发放委托贷款的,所以参与拍卖,也是代表了开源8号资管计划。开源8号资管计划,其合同有效期限为72个月,资产管理人的管理费每年按固定金额200万元计提,资产托管人的托管费每年按固定金额10万元计提。

根据天眼查信息,兴瀚资管由兴银基金100%持股,兴银基金前身为华福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兴银基金又由华福证券持股76%,国脉科技持股24%。

进一步看,华福证券主要由福建省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36%,由福建省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33.71%,由福建省交通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0%,而这三位都是受福建国资委100%控制。另外还有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兴业国际信托)持股4.35%,兴业国际信托则被兴业银行(601166.SH)控股73%,另厦门国贸(600755.SH)也持有兴业国际信托8.42%。

兴业银行拉来的“白衣骑士”?

回头再看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当年,天空鸿鼎斥资8亿元,天证远洋斥资近20亿元入驻豫金刚石,锁定期为36个月,即2019年11月7日可上市流通。

2016年11月完成的定增,转眼当年11月29日和30日,天证远洋和天空鸿鼎就相继将所持股份一股不剩地质押了出去,质权人均为兴业银行郑州分行。

毕竟合计28亿元认购资金不是小数目,急吼吼将到手的股票质押变现,也势必能缓解资金成本的压力。根据天眼查穿透信息显示,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的背后,都有共同的话事人王刚,故两者系一致行动人,行动一致,也就情理之中了。

有媒体梳理了其幕后的关系:王德华系王德立的哥哥,王刚、王强系王德立的儿子,王波系王德华的儿子,王刚系王强的哥哥。

原本来说,如果豫金刚石股价一路稳健上涨,持股人质权人你好我好大家亲如兄弟,无奈豫金刚石自2018年1月25日出现了断崖式下跌,股价从15元一路下跌最低至1.78元,虽然不知道警戒线和平仓线在哪里,但近9成市值蒸发,这轮谁都难以平静。实际上在2018年6月19日,豫金刚石就已经收到过通知,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当时的股票就已经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由于限售的关系,在没有抵押品补充的背景下,直接受到暴击的就是兴业银行。

最终,在2019年8月份,也就是解禁前夕,两者的持仓被司法冻结。最终事件演变成了两者的破产清算,以及后来的拍卖。

那么,这厢兴业银行遭受暴击,那厢兴瀚资管则选择了出手。若真如此,那兴瀚资管手中掌握的话语权就高达26.7%。目前公开信息显示,豫金刚石的实控人是郭留希及其一致行动人河南华晶,所持股份合计约3.32亿股,占总股本比例27.56%。看起来两者的强弱非常接近。

从前述100%控股兴瀚资管的兴银基金的股权结构来看,兴业银行也间接持股了兴银基金,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兴银基金系兴业银行请来的“白衣骑士”负责善后的呢?不过无论怎样,如今入股豫金刚石风险不小,后续会如何发展,仍是未知之数。

(原标题:“妖股”豫金刚石神秘接盘方或曝光,兴业银行拉来兴银基金当“白衣骑士”?)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oandltrip.com/24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