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快手招股书,和字节的融资新闻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潘乱

来源/潘乱(ID:luanbooks)

字节突然传出融资1%新闻的目的是:狙击快手IPO。

昨晚十点半我又进行了一次视频号直播,聊快手新发的招股书和字节跳动在同一天爆出来的融资新闻。

直播在12点过后同时在线人数超过了1000人,这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是字节和快手的同学的确那会才刚下班才有时间看。第二就是微信给了视频号直播朋友圈置顶的超级权重,很多新观众都是从在灰度测试的朋友分享的直播这个固定位入口进来的。

朋友圈加入视频号直播固定位,打开了朋友圈的新边界,一方面表示微信全力做成视频号的决心,另外可能也是一个预告,面世8年来基本没怎么变过的朋友圈,可能会迎来一轮新的更加面向开放的改版。

说回主题。

在快手发布招股书这天,赶巧不巧字节跳动也发布了自己的融资消息。

“据彭博社报道字节跳动寻求1800亿美金的估值进行一轮融资,额度是20亿美金。”紧接着36氪又发布了一条独家,“字节跳动寻求推动包括抖音、今日头条和西瓜视频在内的部分成熟业务在香港上市。”

20亿美金只是去年底字节跳动一个月的营收数字,以今天字节跳动的赚钱效率,肯定不缺这20亿美金。首先之前字节融资的消息都是低调处理,其次这笔融资相对字节体量相对较小,肯定不是主体公司要IPO,IPO不可能只发1%的股份。OK,既然排除掉自家的IPO,那答案其实就非常清晰了。

字节跳动在这个时间点主动放出这个让人一头雾水的融资新闻,目的应该只有一个:狙击快手IPO。

类似操作在资本市场其实并不罕见,去年斗鱼IPO前,虎牙也紧急发了几亿美元的债。

昨晚直播的时候我跟二级同学开玩笑说,这条新闻原本是给你们这群投资人发的定向push,只是为了求完整覆盖才推给了所有人。这个push至少有两层意思:第一是你们投资机构别着急,等等看我这还有更好的。第二就是我先给市场来个定价,我抖音6亿DAU,Tiktok全球还有7-8亿月活,再把西瓜头条游戏各种都装进去字节跳动才定价1800亿美金,投资人们出价的时候悠着点。

因为市场上的钱就跟流量一样,都是公司需要去争取的核心竞争资源,谁能够拿到更多的钱可能就意味着谁会在日后的发展中占据相对有利位置。尤其是在蚂蚁上市暂缓的时刻,机构们空出的钱需要一个好的标的来承载,快手字节此时不论谁上市时间都刚好。

字节都冲你们喊话了,二级同学你们咋看?

再来看快手的招股书。

招股书上说,快手是全球最大直播平台、全球第二大短视频平台、全球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APP+小程序,3.02亿日活,7.76亿月活,直播平台的计算口径是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最大。

快手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直播公司这个头号卖点,其实我在2019年3月份就已经给总结出来了,《快手已成为世界最大直播公司》。因为快手2017年直播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高达95.3%,到了2018年快手的主要成绩依然出在直播,主要靠直播的PK功能和带货驱动。

另外还有一个巧合是,我在2017年7月在公众号发表了一篇《快手不是短视频》的文章,宿华在2018年底接受钛媒体采访也是用的同样表达。

太偏商业模型的数据我不熟,这里挑几个印象较深的数据来聊。快手26%的月活用户都是创作者,80亿对人互相关注,以及单列和双列跟商业化的关系。

百分之26的月活用户都是创作者,这跟快手最初的产品理念有关,记录世界记录你,拥抱每一种生活,其实是更偏向为表达服务的。快手追求的是公平算法,而非更多的VV,这就决定他会浪费一些VV去做无效内容的展现,会把更多位置留给更多普通人。快手的算法框架里会有基尼系数这个概念,这是用来平衡贫富差距的。

月活里面有26%的用户都是作者,这数据在规模体量产品中是罕见的牛逼。如果没有抖音这个更大规模体量神话的话,不知大家看到这个数据作何感想。我猜,在过亿日活产品里,能超过快手这个数据的产品,可能只有微信朋友圈。

80亿对人互相关注,其实是说快手不止是一个内容平台,更是一个社交平台,很多人是在将快手当做日常记录沟通工具的。这个生态的角色包括让用户、创作者、商家,他们还通过直播、营销和电商等产品进行连接互动。之所以抖音频繁问用户能否开通讯录权限,就是因为其缺乏社交关系维度的数据。

“快手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强互动、高粘性、可信赖的社区生态系统,形成与抖音的核心差异性。”抖音强媒体,快手强社区这块我之前讨论很多,但是仅仅做好这些是不够的。

因为当下最高效的用户增长手段既不是社区氛围也不是普惠分发,核心还是要靠扩大消费规模拉动。抖音偏向内容消费的推荐算法可能不利于私域流量沉淀,但抖音在做大规模后正加大好友内容的分发占比,增强用户粘性,也在产品层面取得了较大的正反馈。归根结底可能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不同的产品信仰有关,到底在什么阶段该把哪个指标排在第一位?

2016年老道消息写过篇文章,《天通苑的张小龙》,说程一笑做快手的产品理念跟张小龙很像。除了都是非常成功的做成社交的产品经理外,两人另外一个大的共同点就是不知道怎么赚钱:

当时日活两千万的快手还没有实现商业模式。2000 年张小龙还在做 Foxmail 的时候,人民日报写了一篇《免费软件饿着肚子挥洒冲动》,说张小龙 “知名度越来越高,用户越来越多”,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挣钱,“是个悲剧人物”。

这几年天通苑的张小龙经常跟宿华去广州微信园区拜访真正的张小龙,当然聊的更多都是产品,因为不管是微信还是快手,赚钱的问题都是随着更好服务用户的过程中找到解决方案的。

快手赚钱找到的第一个突破口就是直播。今年9月份快手做流量重新分配的8.0大改版后,商业化有望成为第二个营收引擎。

就是未来快手的直播收入还会增长,但营收占比会降低,因为线上营销这块会增长更快。招股书里的数据是,直播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从2017年全年的95.3%降低到了2020年上半年的68.5%,在线营销业务收入占比则由2017年的4.7%增加至2020年上半年的28.3%。

单列全屏产品用户无限下划浏览,不能选择是否能看到某个视频,广告可操作空间就是个确定的数字,有多大的消费体量就意味着有多少的广告位。另外单列全屏流量壮大之后,一个必然会发生的结果就是,快手的广告收入相较之前会有个较大的增幅。比如会有更多的品牌广告投放和明星入驻,而在2018年之前,不管是周杰伦还是宝马广告,快手的产品都是接不住的。

想到一个可能不那么贴切的比喻。

快手的基本盘在玉米地和铁锈带,快手像能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富士康,可以让更多人不那么穷。比如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与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分别有600万人、1800万人、2300万人及2000万人在快手获得收入,其中很多在偏远地区。当然今天快手也在往更大范围的用户覆盖努力,要走向华好硅(华尔街好莱坞硅谷)。

我的朋友金叶宸在即刻发了一条动态,

全球最大直播平台,全球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全球第二大短视频平台。

疫情期间各种数据都表现良好,即便短期失去了辛巴,直播电商的gmv增速也没有落下。

有人说成就快手的是短视频,有人说成就快手的是推荐算法,但我觉得成就快手的是中国人。

半年1096亿的直播电商gmv,19年的314亿直播收入(平台),意味着几百万最最普通的中国人在通过快手平台赚到了钱,过上了好日子。这里不仅是几千万中国人展示自己精神世界与生活乐趣的地方,也已经变成了他们创造自己美好生活的地方。

这是比财报数字更动人的东西。

所以,今天应该怎么看待快手呢?

快手是直播公司?社交媒体公司?社交网络公司?

YY(80亿刀)-Twitter(350亿刀)-Facebook(8400亿刀),十亿级百亿级千亿级,不同类别公司的市值都差着0。

延伸阅读:

2017.07《快手不是短视频》

2017.12《推荐是利器,关注是钝器》

2019.06《宿华run产品,一鸣run公司》

2019.10《刷抖音,玩快手》

2020.09《单列双列,内容生态》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oandltrip.com/29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